远山翔太

生死

20年的回忆
再次走过这街道
却完全无法勾勒出儿时记忆中的样子
这个街道早已面目全非
那年桥边的馄饨店
充斥着肉腥味的菜场
还有满是建国前风格的建筑
如今只遗留下一些残骸
我的父亲也已无法辩清他从小成长的街道了
这是就是所谓城市的成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