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翔太

生死

伴随着落日走过的路
白夜的使命也已落幕
看到地平线带着一抹色彩
坐着公交车随着余晖离开
打开车门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随着星辰 远处的天际包裹着结界
看着摇摇欲坠的星空 轻柔的抚摸着每一颗星星
想要抓住月亮的天空 遥远得等待着这一颗恒星
今夜的梦令人恐惧 害怕 和迷茫
梦里的你如同希望 未来 和光芒
梦醒后感受着空气中寒冷的世界
如同你承受着痛苦中虚幻的蚀堺
冰冷的雨水浸润着躯体的声音
炙热的森林灼烧着灵魂的精灵
这世界承认也好否认也罢
在远处永远守候着
因为我是末日的使者
阳光猛烈地接触着云层使它周身都透着光
光芒刺眼的杀死了目光使它无法看清这光
苦涩的泪水流下它记忆中的一切
映入的光彩流逝着时间中的尾蝶
我们一起迎接夜幕降临的孤独
被献血染红的手腕 直到现在 也无法忘记
滴下的泪水变成记忆的碎片
吞噬的泪水化成血液的鳞片
苍白的唇和禁闭的门扉
它会让我们坦诚的低飞
至少还能活在璀璨的梦中
故事就停留在今天的雨中
就在这无人的楼道里 
再看一眼 就一眼
就让我们消失在光和云的世界里
再见了 如光一般的你
再见了 属于皖西的你
希望你记得
曾有一个人爱你如生命

凌晨两点四十分
日复一日
只是望着手机
看着一个个图形
仿佛是一个偷窃者

是现在的我
每当看到一个讯息
都是内心的安慰
可能很无耻吧
明明无济于事
每日靠着吞云吐雾寄托生命
分不明是活着还只是如此活着
所有来去自如的人
我很羡慕你们
关于活着这件事
曾一直想看淡的
一直想肆意妄为的
没有束缚的
却也是最不可舍弃的
在离舍中总有最为重要无法遗弃的
谁都知道时间是毁灭一切最为可靠的方式
可也是最折磨人心和痛苦的
所有的谎言与审判
最可怕的终究是自身所施加的
欺骗着自己的欺骗
在用笔扎入自己喉管的瞬间
所有的生命 情感 思绪都随着血液一起迸发
是的
在这张沾满红色液体的纸上
它所描绘的才是自己想看到的
它太美以至于无人愿意尝试
渗透着 腐蚀着
仿佛是沿着另一个世界在流淌着
带着它的制造者穿透这件物
为了证明它存在的意义
从你出生前就与你相伴一生的
在你消逝后就与你一同去往的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隐藏着你的色彩
你才是生物
而我们都不过是寄生虫
总是看不到自己的渺小
还一味地自大狂妄
好想聆听你的声音
好想触摸你
希望你能覆盖在体表
洗净污秽的躯体
我有那么多想对你说的话
你现在能看到吗
体内最圣洁的就是你
缺失了便也…
每当闭着眼手里握着的时候
可能也是希望能够与你交流
用更沉浸的方式可以没有阻碍的
这是一年最美的时刻
春季伊始盛暑已矣
最艳丽动人的赤色之花
虽然只有一瞬也足以令人回味一生
它似已结束 却也在最深处扎根着
不会再次开放了
只是包裹着制造者
汲取着 维持着 沉沦着
等待着最后的降临
三点三十分
该结束了
已不知为何物
三十年
再无余生

绿色 淡黄色 黑色 白色 黄色 蓝色 橘色 红色 紫色 灰色
突然发现可以用色彩来区分节点
这不是彩虹的色彩
而是由灰色蜕变出来的
这是一种特别奇妙的色彩
在看到时只是一种颜色
可是其中却充满了变化
迫切的想挑选一种想要的颜色
可是实在抓不住
眼睛说到它可以做到
于是把它放了进去
看到了  靠近了 却也看不清了
原来枯萎了 却那么纯净
点了火 冒出了烟  把这片天地都染成了白色
这时出现了两颗黑色 温暖的树
它们枝叶茂盛 想用尽全力遮盖这片白
透过枝叶 却使其更加耀眼
躯体逐渐透明
无法碰撞

三个月
这是时间
也是空间
就像当初的第一个约定
做到了
接下去也会缩短
在这越来越短中才能体会
坚持下去
可以的
就像很多事物
雨滴敲击着大地
直到湿透
不停的吮吸最后一根烟
这是我学到的
教会我的事
从始至终都未停歇
无人可以替代
就算这天地动容
音容笑貌也出现在脑海
这是一次无畏
也是终点
拼尽所有的力气后
会伴随着雷声的轰鸣刺入心脏
在支离破碎的生活
点燃新生

偶遇

突然觉得应该为了一些事又在异乡突然遇到你
可能  都没有看到对方只是擦身而过
不知道是否会有所谓的心有灵犀而回眸
但在瞬间却又被人群所阻隔视线
在心脏猛烈跳动时焦急得四处张望但是又找不到对方
失落的收回视线继续着自己的忙碌
心情也瞬间转变
在一个黑色的房间里
只有那么一丝缝隙透着你
我已失去了力气 大口喘息着
一只手卡住了脖子 制止了呼吸
只能倒在地上 
另一只手伸向虚无
啊 当触碰到光时却加深了黑暗
突然可以呼吸了
空气也变成了水
被重重的压迫着
用眼睛向缝隙望去
透着光 
现在的光是深邃的蓝色
但我知道  那就是你
你在对我说什么?
耳朵里都是嗡嗡声
可以再对我说一次吗?
声音越来越轻 只是在这里
我依旧望着你
看着色彩渐渐变淡 泛白
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躯体越来越热 不知道这是不是燃烧的感觉
连同身边的水的空间一同蒸发着
由身体为中心  冒出了数不清的水泡
跳动着
这时身体开始下沉  再也经受不住水的压迫
从这个纯白的空间掉落到一个纯黑的地方
这时  我累了  闭上了眼睛
整个人都卷缩着
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心脏还在起伏
我问你 
为什么你还在跳动
它没有回答
你再不停止我就要杀了你 我说
依然没有回答
只是
渐渐的 跳动地缓慢起来
直到停下
果然 
还是这片空间最适合自己
谢谢

街道  车辆  行人
手指与烟的触感
深吸入肺的心情
在这夜色萦绕的城市
还有灯与其作伴
孤独相伴的感觉
是享受还是恐惧
如同街道上飞奔而过的狗
放弃了眼神锁定的目标

不是放弃了
而是把这个画面植入脑海
现在所站着的地方也不是我的城市
而是我们的回忆中

有些时候生命等同爱情
可能我们都在经历着不同的事
但是我曾见过你
不管是何原因
等待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
可能依然会错过
也许这个社会也会有林徽因时代的爱情
到老依旧独身
念及旧事也会唏嘘梗咽
可也依旧记得我们所在乎的事与人
你啊 就是我的光
如此美好与灿烂
以至于都迷失了自己的双眼
闭上眼睛都是你的神态与话语
那条路和街道处处都是你的身影
就算在最内心最阴暗的角落也都是你
是你充斥着我
让我可以拥抱和行走
否则我只如那蚯蚓
每每从地底冲破泥土见到你的时候
仿佛都是一次死亡
曾有许多的同伴告诉我
那是无法触及的 无法挽留的
一直都在的 都是无法得到的
但是生物的本能告诉我
我是贪婪的
既然对它充满着爱意
又为何不能追求
我可以曾拼劲全力爱它
但是不能轻易放弃躲闪
就算它属于这片天空
我也必须要望着它发呆
它在的时候看到影子也如同它在陪着我
也许我能和影子相伴一生吧
因为每天都会陪伴着我的是它
也许我能和它相伴一生吧
因为她是影子